日本电影又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1952

时间: 2019-02-25 23:04 来源: 清枫 作者: 清枫 阅读: 加载中..

  都说今年是奥斯卡的“小年”,但于亚洲电影而言,或许可以称得上是“大年”了。

  第91届奥斯卡提名刚刚公布,是枝裕和的新作《小偷家族》为日本赢得了第13次“最佳外语片”提名,黎巴嫩也凭借《迦百农》首次入围奥斯卡,而在此前公布的初选9部作品大名单中,还有韩国的《燃烧》和哈萨克斯坦的《小家伙》两部亚洲电影在列。《燃烧》虽然没能最终入围,但已经创造了韩国电影奥斯卡征途上的最佳战绩。

  就在这场一年一度属于“英语电影”的游戏中,唯一以“非英语电影”为评奖对象的“最佳外语片”奖,引得全球电影人趋之若鹜,近些年更有越发火爆之势。特别是在《黑豹》七获提名的这届奥斯卡奖上,“最佳外语片”奖项的决逐竟被衬托的更具含金量了。

  相对盛产文艺片的欧洲电影,亚洲电影一直处于“弱势”地位。纵观历年“最佳外语片”的获奖影片,意大利提名31次,得奖14次,法国39次提名,12次获奖,但亚洲的佼佼者日本仅有13次提名,4次获奖。

  此外,虽然日本电影从该奖项设立初期就获得了关注,但直到新千年以后,亚洲电影才开始在作为“竞争项目”的“最佳外语片”奖上有所斩获。(注:1950-1956年“最佳外语片“作为荣誉奖指定获奖影片,并没有提名,这期间日本电影曾三度获奖)

  奥斯卡历史上,像今年同时有两部亚洲电影入围最佳外语片的情况有过五次,其中2009年的日本电影《入殓师》(与以色列影片《和巴什尔跳华尔兹》一同入围)和2012年的伊朗电影《一次别离》(与以色列影片《脚注》一同入围)最终登顶。

  更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同时有中国台湾电影《喜宴》、越南电影《青木瓜之味》和中国香港电影《霸王别姬》三部亚洲电影入围,但呼声甚高的《霸王别姬》最终遗憾落选,至今被视作奥斯卡奖历史上的遗珠之一。

  本文就来聊聊奥斯卡奖与亚洲电影的那些事儿。

"两部及以上"亚洲电影同时入围最佳外语片年份一览

日本电影又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1952

什么是最佳外语片?

  奥斯卡奖起始于1928年, 但最佳外语片奖是从1947年第20届才开始设立的。设立之初并非竞赛单元,曾先后作为特别奖(1947年-1949)和荣誉奖(1950年-1056)每年颁发给指定的一部作品,意在提高奥斯卡奖的关注度,但随着美国电影工业的全球性扩张,这一美国本土的权威奖项渐渐发展成国际共识。

  这一变化,也推动了最佳外语片转变为竞赛单元,奖项含金量和认可度也随之高涨。1957年第29届奥斯卡奖的最佳外语片意大利电影《大路》(La Strada)是首部由竞赛产生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而在这之前的九届奥斯卡奖上,最佳外语片分别三次授予了意大利、法国和日本电影。

  在这期间被选定获奖的三部日本作品均为武士电影,分别是黑泽明的《罗生门》、衣笠贞之助的《地狱门》和稻垣浩执导的《宫本武藏》。

亚洲电影奥斯卡成绩一览

  在变成竞赛单元至今,意大利表现最佳,提名31次,得奖11次;其次是法国提名39次,获奖9次。与欧洲电影相比,亚洲电影相对弱势,表现最佳的是日本和伊朗,前者13次提名,1次获奖,后者中奖率最高,3次提名2次获奖。

  随后是中国台湾3次提名,1次获奖,全部来自李安导演;印度也有3次提名,但未能获奖,但值得一提的是,在1991年中国凭借张艺谋的《菊豆》首次获得提名之前,除了日本,只有印度和以色列获得过提名,后者曾经获得过10次提名,但颗粒无收。

  此外,曾经两获提名的亚洲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中国香港、格鲁吉亚、巴勒斯坦;尼泊尔(与法国合拍)、柬埔寨、越南、哈萨克斯坦、约旦(与阿联酋等国家合拍)都有过1次提名。而韩国作为亚洲如今的电影强国,至今还没有获得过提名。

历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亚洲电影提名&获奖情况(依获奖次数排序)

日本电影又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1952

美国人的自娱自乐:亚洲电影突围难

  从奥斯卡颁奖礼每况愈下的收视率不难看出,人们开始厌倦这场超大型的公关游戏已经很久了,但论及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奖项,除了欧洲三大电影节,似乎第一个想到还是奥斯卡。就如同它的知名度一般,它可以成功帮一部电影吸引到全球观众的目光,但它绝非是对电影艺术的最高嘉奖。

  说到底,奥斯卡还是美国人的自娱自乐。类似美国总统大选——投票决定一切——“短平快”的评奖规则就是最好的体现。然而奥斯卡奖并不是选美国总统,面对相对更复杂一些的电影艺术,其简单粗暴的评审规则一直饱受诟病。

  奥斯卡奖的全称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Academy Awards,简称学院奖)”,它与其他大多数电影奖项最大的不同是:没有评委,所有奖项均由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投票选出,一人一票制。

  2018年,共有928人获邀加入评委阵容,这一人数创下了历年之最。这也让奥斯卡学院的会员总数攀升至了8298名。这些新成员来自59个不同的国家,中国演员刘德华、张艾嘉、日本演员金城武、新加坡演员黄经汉、泰国演员周洪、韩国演员裴斗娜、河正宇、金敏喜和印度演员阿里·法扎尔、沙鲁克·汗等。

  除了演员,在编剧、导演部门受邀的中国成员有知名作家严歌苓、导演娄烨、赵婷,其他国家成员有J·K·罗琳、李沧东、洪常秀等。

  虽然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每年都在新增会员,并且亚洲会员也有很多,但和美国本土会员相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截至2018年6月,这一奥斯卡奖投票团体中的有色人种比率仍然不到20%。

  这也决定了非英语片、特别是反映东方文化的作品在被美国评委接受上存在一定的难度。所以纵观获得过最佳外语片的亚洲作品,像《卧虎藏龙》《入殓师》这种传递普世价值观的作品更容易有所斩获。而《饮食男女》《喜宴》这类东方内蕴深厚的作品则很难获得垂青。

公关是王道:《霸王别姬》输给西班牙艳情片

  也正是这样的投票制,导致奥斯卡越来越演变为一年一度的大型公关游说活动。

  • [编辑:依依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