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喜剧《吐槽大会3》脱口秀新模式

时间:2018-11-14 12:44 来源:admin 作者:admin 阅读:加载中..
中国网络喜剧《吐槽大会3》脱口秀新模式

  从2016年开始,我便一直在关注中国本土网络喜剧脱口秀节目的发展,以及这种节目类型与外国同类节目的差异。几个节目看下来,产生了两个强烈的感触。一是节目模式成熟的速度比我想象得更快,包括《吐槽大会》在内的一些热门节目刚播了两季,便在国内观众群体中大面积地普及了喜剧脱口秀的概念,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体现了本土创作力量旺盛的生命力。二是中国本土独特的互联网文化基因对喜剧脱口秀节目价值内核产生了巨大的、难以忽视的影响,如果说欧美国家的电视脱口秀节目的主要文化取向是个性表达与讽刺,那么中国的网络喜剧脱口秀节目则站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它要锻造的是一种新的、年轻化的社交模式。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耸人听闻。吐槽,顾名思义,就是发牢骚,就是情绪宣泄,甚至多多少少透露出愤世嫉俗的犬儒感,怎么就和社交扯上关系了呢?社交难道不是建立在耐心沟通、温柔以待的基础上的吗?

  如果真的这样想,那我们就至少落后了这个时代5-10年,或可能更多。时代的变化比所有人预想得都更激烈,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概念的内核都在发生剧烈的变迁。如尼尔·波兹曼所说的那样,技术并不仅仅给各种传统或前沿的内容形态提供了新的平台,它也在依据自身的技术偏向对文化进行着改造。而吐槽这种极富互联网气质的表达方式,正是基于互联网的青年文化土壤在近两年来培育出的新的交往模式。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不妨从三个角度来仔细地考量一下,以《吐槽大会》为代表的中国网络喜剧脱口秀节目,究竟对现有的线上社交模式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就是,在这些节目中,由于精心的打磨和设计,吐槽不再等同于泄愤式的发牢骚,而更近似一种雅致的语言游戏和思想游戏,是一个双向交流、共享快感的过程。对于这一点,心理学家威廉·斯蒂芬森有过十分精妙的论述。他用“游戏”隐喻来形容信息传播和人际交往机制。在斯蒂芬森看来,除十分直接的功能性交流(如发布工作任务)外,大部分交往行为都具备一种与游戏十分相似的属性:它并不需要时时追求具体的意义,而更多通过精心雕琢的表达和巧妙设计的环节,给交流者带来愉悦。而对这种愉悦感的获取,对于现代社会中的人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将消压过程变成了一种审美行为。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观感出发,在看《吐槽大会》的时候,我并不想探究每一句“槽”背后究竟都有什么“言外之意”,而更多是在享受“吐槽”本身,以及这个过程对整个话语体系里的每一个人的联结。在这个“连接为王”的时代里,没有什么比对语言和思想的欣赏行为更能展现交流的魅力。

  其次,我们看到,带有展示色彩的吐槽行为,正在成为个人修养的典范,为互联网时代的社交设定理想化的人格标准。这一点应该怎样理解呢?我们不妨想一想自己平时在社交媒体上“围观”过的那些无谓的争论、一言不合就恶语相向的怪戾,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所有粗鄙的表达。中国的网络喜剧脱口秀节目,摒弃了公共讨论中十分常见的零和思维,有一种近似欧洲中世纪的骑士精神的庄重感。唇枪舌战之下,我们发现,吐槽者从未有过真正的恶意,被吐槽者也绝不会表现出一丝的羞恼。他们是在“认认真真”地吐槽,因为他们看重的是尊重对手、尊重语言的交流法则。互联网社交直接、匿名、边界含混的技术偏向几乎将传统人际交流中的风度与体面破坏殆尽,而吐槽文化正在重建这种基于信任和善意的交际模式。所以说,当李诞在台上对陶喆和王力宏的长相“大放厥词”时,真正为这个节目赋予了灵魂的并不是台上的李诞,而是台下的陶喆和王力宏,因为此刻镜头里的他们正在为几千万观众做出高贵人格的示范。

  • [编辑:依依影视网]
喜剧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