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时间: 2019-01-11 23:12 来源: 清枫 作者: 采集侠 阅读: 加载中..

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于跨年夜上映。这部被外媒评价为“本世纪最复杂电影”的作品中,“火车节拍”和“杯子抖动”的场景显然致敬了前苏联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

毕赣也曾表示,是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让他有了创作的动力,开始学习拍电影。于是他的处女作,便命名为电影《潜行者》所改编自文学原作的名字:《路边野餐》。

电影研究学者戴锦华教授也将塔可夫斯基视为她“最心爱的导演”:“年轻时我就很迷恋他,我觉得塔可夫斯基的电影给你的观影经验是和其他的艺术电影大师不一样的。它是这么的独一无二,但是你又同时觉得这才是电影。”

由活字文化策划出品的音频专栏“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中,戴锦华教授讲解了她深爱的一部“老塔”影片:《飞向太空》。

在戴老师看来:“在这部作品当中,塔可夫斯基再一次展现了他作为一个俄罗斯文化的精灵,作为一个被俄罗斯文化也是被前苏联电影体制所养育的伟大的艺术家所具有的天才能力。”

前苏联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是我最心爱的导演,他的《飞向太空》也是我最心爱的一部影片。这部影片直译为《索拉利斯》或《索拉利斯星》,它被誉为科幻电影中的科幻,或者说,它是一部元科幻电影,是讲述关于科幻电影的科幻作品。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飞向太空》电影海报

本片改编自波兰科幻小说作家,同时也是著名的科学家和控制论者莱姆的同名小说——《索拉利斯星》。小说原作不仅是一部重要的科幻作品,也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甚至是一部现代哲学读本。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飞向太空》电影剧照 索拉里斯星

科幻本身构成了一个非常广阔的光谱,其最极致的一端就是哲学。它在现代哲学所不能允许、不能成立的在疆界之外,去思考生命、世界、人与万物。

莱姆的《索拉利斯星》正是这样一部作品。这部作品的奇妙之处在于,它不仅虚构出了索拉利斯星,虚构出了索拉利斯星上面所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更重要的在于,它虚构了一门“索拉利斯学”。而索拉利斯学,如果真的给它一种无法被命名的命名的话,只能叫做“人类认知不可到达之处”。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飞向太空》电影剧照 亡妻在索拉利斯星上再现

小说原作和电影都是关于知识自身的故事,关于人类认知和人类认知能力的限定的故事。

关于现代主义、现代历史的发展有很多种描述,很多种划分,其中一种是,现代历史、现代知识的历史起源于启蒙主义,而启蒙主义的一个重大的承诺就是人类借助其理性能够认知一切,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万物只分为已经认知的和未知的,未知的也就是未来将可以去认知或者必将被认知的。

启蒙主义的承诺把理性高高地供奉在人类知识、人类精神的高塔、祭坛上,它使人们相信,人们可以认识一切,人们不能,也拒绝承认在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是在人的认知之外的。

在这个意义上说,塔可夫斯基非常成功地、极端天才地用电影的语言重述了莱姆的故事,重述了一个在索拉里斯星上发生的非常精妙的故事。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导演塔可夫斯基(右一)在《飞向太空》工作现场

这是一部你从来没有看过的真正的恐怖片。故事当中包含了真正的恐怖,而这种恐怖来自于我们的内心深处,来自于我们的记忆,来自于我们人生当中最痛切的我们无法正视的记忆的深渊。

记忆的重返使我们被迫面对我们自己,也正是用这种方式,塔可夫斯基非常成功地翻译了莱姆小说的哲学性主题,关于现代人,关于现代知识,关于现代人类认知的自满自大和其绝对疆界。

莱姆曾经说过一段非常有意思的话,他说:我们真的想征服宇宙吗,我们真的想认知宇宙吗,不是,我们不过想把地球的边缘推到宇宙的尽头。

另外一种类似的表达是:我们真的在寻找地外生命吗,我们真的在寻找外星人吗,没有!我们只不过是在浩渺的宇宙当中寻找人,寻找我们自己,宇宙世界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我们最终在其中照见了自己。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斯坦尼斯拉夫·莱姆

如果莱姆或者塔可夫斯基把他们的主题停止在不可知论上,说很多东西不可知,很多东西不可说,那他们还没有能够把他们的作品推到哲学的、思想的、精神的高度,它不是要单纯地承认我们不可认知,很多东西不可知,而是要让我们承认我们是如此的有限——我们的认知能力是如此有限,我们的世界是如此有限,在浩渺的宇宙当中,人类、地球是多么的微末。

这个主题最重要的意义也是20世纪知识反思、文化反思的最重要意义,也是科幻写作当中最丰满和最具批判性的意义。

当我们尝试对历史,对我们自身,对我们的生命进行反思的时候,一个最重要、最基本的主题是,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建立在人类中心主义的前提之下,我们想当然地、天经地义地认为我们是世界的主人,是宇宙的中心,是万事万物的主宰,而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自身是如此有限,是如此的不完善。

毕赣因他学拍电影,戴锦华视他为“最心爱的导演”

《飞向太空》电影剧照

  • [编辑:依依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