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上:拍电影是跟老板“借钱”,观众替我"还"

时间: 2018-10-14 21:12 来源: 清枫 作者: admin 阅读: 加载中..
陈嘉上:拍电影是跟老板“借钱”,观众替我"还"

“从前有一个徒弟跟我说,老师好穷啊。我说不怕,过几年就可以了。他说过几年会改善吗?我说不是,过几年就习惯了。”

 

曾有不少人描摹过香港导演北上掘金的故事,在那个故事里,曾经流光溢彩的港片时代早已终结,随之取代的是一些乌糟糟的合拍片和让人们感叹江郎才尽的香港导演。

港片,好像成了一个还剩一口气被吊着命的老人。

但随着内地电影市场的奶头乐越来越多,人们逐渐发现,其实港片还没有死,与前者比对之下竟还有一丝回甘。无论是前两年的《踏血寻梅》、《一念无明》、年初的《红海行动》还是最近的《无双》,在剥离了90年代的香江繁华后,仍在用自己的创意不断冲击观众。锋芒的确是不如往昔了,但这种气质却仍然在被香港电影人传承。

陈嘉上或许就是其中一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就活跃在香港影坛,与周星驰合作《逃学威龙》,多次获得香港金像奖多项提名。

《逃学威龙》剧照

北上的早些时候,陈嘉上似乎也逃不开“江郎才尽”的怪圈,执导的《四大名捕》和《画壁》都争议颇多,而他的徒弟林超贤势头却一路猛涨,从《破风》到《激战》再到《红海行动》,口碑与票房都还不错。但陈嘉上丝毫不讳谈对这位徒弟的夸奖,在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中,他用了一个颇为激动的表述来赞美林超贤,“对镜头的掌控,天啊,这王八蛋太厉害了!”见到师傅徐克,陈嘉上对他说:“我虽然比不过你,但我的徒弟超过了你的徒弟。”

在1989年《小男人周记》的拍摄过程中,担任制片助理的林超贤给陈嘉上留下了深刻印象:每天很早到现场,听话,虽然有时不太灵光,但给他的任务一定能完成。

陈嘉上在自己的创作上也从未停止。在这个夏天,陈嘉上带着《疯人院》又回来了。这部具有强烈实验性质的新奇网剧在没有IP、没有流量演员的情况下获得豆瓣的高分评价。《疯人院》的官方介绍是交叉于悬疑、科幻、伦理、邪典之间,题材大胆且前无来者。毒舌电影的评价是“身为国产剧你未免胆大包天”。

事实上,这正是陈嘉上现阶段最想要做的事:一来扶持新人导演,二来避免流行,不断地尝试别人从未做过的题材。

“哪怕是很偏门,大家都不看好的一个题材,你也可以在网上有一个小小的地位,这个就够了。只要找到自己的观众群,就可以慢慢做起来。但是也别小看观众,观众并不是想像得那么容易骗的。”

最近,他又出现在了芒果TV的网络大电影合作大会上,宣布将监制一部台湾题材的单集网大《艋舺之偷天换日》。在他看来,网大给了青年导演们一条练手的新路,不必再苦熬十几年等待机会。

“从前有一个徒弟跟我说,老师好穷啊。我说不怕,过几年就可以了。他说过几年会改善吗?我说不是,过几年就习惯了。因为不是为了赚钱才干这行,你想赚钱就搞金融,做投资做地产,怎么会做电影这么笨呢?”陈嘉上在采访中拿自己徒弟举了个例子,他认为,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出口去历练是一件好事。

而在今年9月,陈嘉上刚刚加入企鹅影视青梦导演扶持计划,负责监制另一位青年导演的《秋寒江南》。对他来说,扶持新导演跟个人创作的突破同样重要。

以下是界面娱乐与陈嘉上的对话,有编辑删改:

“搞清楚真相再拍

界面:最开始知道您要拍网大就觉得您还蛮高产的,因为《疯人院》(优酷播出的网剧)也刚上不久。

陈嘉上:没有了,我是不停的工作,但是产量也不算高,我还想提高一点。这几年导演培养得不够多,所以我还是有点冲动,多培养几个新导演,让大家多点选择。

界面:除了培养青年导演,因为您早些时候也拍过一些很经典的港片,大家会期待说会不会您再重新拍一些作品?

陈嘉上:我没有退休,我只是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更高了,也确实希望能够给观众一个不一样的东西,我常说创新,这个新很重要,它也不等于是陌生,你必须让人家产生期待,所以我不会退的。

其实现在摆在桌子上的题材好多,从战争大片到谍战各种,可是剧本不弄好,或者是没有掌握好,我不敢动。人家干什么我一般就在躲,也就是说现在最流行的你不会看到我在拍。

界面:其实这两年香港电影还是有一些让人觉得耳目一新的地方,像《追龙》,《无双》都还不错。

陈嘉上:这就是因为大家其实都有一个概念,人家干过的我必须躲开。港片导演的训练,是在你年轻的时候就会跟你说,你要拍武侠已经有徐克了,已经有谁谁谁了,你就别碰武侠了。

就是说人家已经有各种门派,你要建立自己的一派。要不然你很难站起来,你不能永远拷贝别人的东西。这么多年确实都是我们这群人在搞电影,为什么?他们有历练的,他们是磨出来的。

其实港片现在的训练我不太担忧,因为大家还是在不停的创造新的题材让你惊喜,那种最近流行什么我去拍什么,那一波导演已经被淘汰了。

界面:所以您对香港导演比较乐观是吗?

陈嘉上:也不是乐观,因为我对电影不乐观。电影就像工业,这种模式是严酷的。现在大家都用手机看电影,可是电影有一种魔力,总有时候值得你去买一个票去戏院里面看某一个人的作品。在这个过程里,只要你知道有一些人还在做这个梦就值得。

我对港片也是这样子,我对港片是不怕,因为他们还在创作,你看这些年轻人他们还在弄。他不跟你说赚多少,只要还在拍就够了。

界面:这种精神我想知道是香港电影人比较明显吗?还是其实青年电影人都有这个?

陈嘉上:我觉得青年电影人都有,可是大部分比较迷茫,就是搞不清楚现在在干嘛。从前有一个徒弟跟我说,老师好穷啊。我说不怕,过几年就可以了。他说过几年会改善吗?我说不是,过几年就习惯了。因为不是为了赚钱才干这行,你想赚钱就搞金融,做投资做地产,怎么会做电影这么笨呢?

可这不就是电影人的初衷吗?所以我会说香港之所以让我不怕,是因为有这么一批年轻人,他们熬出来,慢慢习惯这个状态,而且享受这种状态。

界面:那这两年香港电影您会比较喜欢哪一些?

陈嘉上:其实《红海》是让我惊喜的,林超贤的作品让我非常骄傲,然后《无双》也是非常好的。其实我这一阵子在香港跟一些年轻导演聊,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很突破。就是奇奇怪怪的题材,我都没有听过,但我是很喜欢这种有胆量闯开自己的路的人,我其实是蛮期待这几年的港片,尤其是年轻导演的东西。

界面:那现在的创作阶段,您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还是以培养新人为主?

陈嘉上:对自己的要求就是真诚吧,搞清楚真相再拍。这是你的故事,那你自己跟这个故事的关系是什么?我其实是在讲冲动,那我用什么跟人家分享,这个分享人家愿意听吗?所以在整个过程里头,你不是为了有一个活,有一个钱要赚,你才拿过来,而是这个项目是你真正愿意,并且是希望跟大家分享的东西。其实这个不容易。

在培养的时候,我也是在要求自己。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产品,网大也好,网剧,电影也好,其实都是面向观众,观众不一样,采取的手段也不一样。就是在这个过程里,你越理清就越清楚你自己。所以在帮人家的时候,其实你就在帮自己。

网大是我们的后援

界面:那您怎么看待网大跟电影的关系?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是有蛮多电影人不太看得上这个类型,觉得不是很高级。

陈嘉上:没有所谓看不上,都是照顾了不一样的观众群。网大题材丰富,这是现在电影没有做到的。网大投资不多,很快就拍完了,可是小的不等于不能做好的。

对于我来说,它是很好的训练新人的平台,风险没有那么大,可以放胆子去培养各种新的东西,无论题材、人才。过去我的徒弟很辛苦,好几年都不能拍一个戏,要是他们愿意进网大的话,很快就有一些作品,慢慢就可以培养下去。   

界面:那网大、网剧和电影您觉得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陈嘉上:叙事不一样,大家的方式和目标都不一样,像一种互补。看电影我们会很挑剔,真到戏院里,这么多戏挑哪一个我会慎重选择。电影之所以难也在这里,在电影院里让你看的就必须是很好的东西。

简单来说,网大好像快餐店,电影就是精品菜,你不会每天都吃精品菜。可是快餐店你不可能挑剔它做得好不好,因为日常你会消费,你需要。有一阵子可能大家觉得精品很多很想看,最近可能又不怎么样,那我就在网大里消费就可以了。互补就是这个意思。

界面:还是有蛮多电影人转型拍网剧结果并不好,市场不太接受。

陈嘉上:其实就是两种产品,可能你拍电影很熟练,不等于拍网剧和网大可以的。因为语言不一样,观众看故事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必须在这部分要变。说故事和人物的方法,以及你用什么题材吸引观众,这些都要变。

界面:现在除了电影,我们看到在剧上面也有一些香港和内地合拍,有些是用心在拍,但是还是四不象。

陈嘉上:所以说水土不服也包括了适不适合你。我就说钱在哪里不等于你就可以往哪里走,先找到自己,搞明白自己适合什么,就好好干就可以了。

界面:这个在操作上会不会也有一些比如说工业技巧的问题?

陈嘉上:当然这个也跟训练有关,电视台和电影的训练就是两种体系。并不是所有的电影人转到电视剧就能做好,因为制作要求的点不一样。

我配合一些拍电视剧的导演拍戏的时候,觉得他们好快。所以说大家的落力的点不一样,别忘记杜琪峰导演过去就是电视剧导演,他变成电影导演的改变是很大的。我觉得他是少有的既懂电视又懂电影的人。包括徐克,他电视也拍不多。能把两个行当都做好的人并不多。

徐克早期拍的《黄飞鸿新传》

界面:那如果您带徒弟会让他们先去做剧还是做网大,哪个会更好上手?

陈嘉上:每个人不一样,只要你喜欢就好。人最惨的就是你喜欢一些干不了的事情。要是你爱你的行当,怕什么。

判断的标准就是放条鱼下水,游不游一看就知道了,摆到剧组里很清楚。谈剧本的时候他投入吗?这几个事情能干吗?为什么会挑这个人出来培养?觉得这个人可以的,我会愿意在他身上花一点功夫。

界面:那说回《疯人院》,因为它评分蛮高的,流量也还可以,您觉得在哪些地方做对了?   

陈嘉上:首先它是原创,采用一个大家都不敢碰的题材,弄了一个看起来不是很讨喜的方法,它表面上是相对不商业的。可是我说所谓商业就是产生共鸣,交给观众,你能做到这点你就商业了。这证明了一个事情,就是信任导演,信任原创人,让他们搞。其实这个剧的成功就在于它敢于碰触一些过去没有碰的东西。

界面:我觉得这个片子是风格化很强烈的作品,您选徒弟的时候也是会选有很强风格的吗?

陈嘉上:导演老算自己爱这种风格,我当时看见他的PPT他的风格,就说这个人的风格非常强烈,我想见这个人。

我希望徒弟都有风格,但是有时候风格这东西也不一样,比如有一些人是美学上很有风格的。我不会按照一个框去选,但每个人必须有值得我培养的东西。

《疯人院》剧照

青年导演要看清局面

界面:大家都会觉得您跟香港的联系比较密切,这次为什么会做《艋舺》这样的台湾题材?

陈嘉上:其实我对台湾充满兴趣,我有一个徒弟钱人豪导演他就是台湾的。台湾有一大批年轻人,他们在影视创作上有很多热情,可是没有机会,因为台湾市场很小。尽管几个优秀的都在内地发展,就是做各种合拍片,可是我觉得还有很多年轻人可以发挥。

它不像香港有自己的工业,最近有一个访问问我,说香港最近怎么样?我说有没有发现,香港一年新的导演其实大概有10几20人。我就很想在台湾多提拔一批人,让他们也可以发光发亮吧。当然有些徒弟跟我很惨的,10几年还没有出来,还不行,继续再熬。

界面:您觉得不能出师是因为什么?

陈嘉上:就是故事不行,剧本还达不到高度。因为我之前带的是电影导演,电影就是门槛高,必须达到某一个高度才做,要不然别弄。现在有网大平台很好,你们可以试各种。但只要做电影我必须要求很高。老板的钱,所有投资人的钱都是血汗钱,不能泡汤了。

钱人豪2010年作品《混混天团》

界面:看到您之前也说过,现在内地市场钱太多了,有的青年导演就会迷失了,所以给他们的意见是什么?

陈嘉上:找到自己。其实我是在帮忙他们找到自己,你的创作初衷是什么?为什么要拍这个?你的故事跟你的关系是什么?你跟观众的关系又是什么?你要搞清楚,你想当一个什么样的导演。你要是这些都做不好就很难走下去。拿一笔钱不难,但拿一笔钱之后人家为什么再给你?你表现的是什么?这个其实是最大的考验。

界面:因为您之前说一句话,说港片不需要发达,还在弄就好了,干它原来干的事情。我想知道“原来干的事”是什么?

陈嘉上:自由放开,不停地冲击所有的型。人家的类型是这样的,港片就要把这个类型打破,打破就好玩。

界面:这个会不会对青年导演难度太高了?

陈嘉上:其实不高,他们有自己的方向,只要培养好,他就会找到新的方向,只要有这么一群人,我们永远都会发现创意。

界面:我知道陈国富他也是当时发现了一个新导演,就因为那个新导演拍了一个特别小的恐怖片,他们就把他挖出来了。您有没有这种比较有意思的徒弟可以分享一下?

陈嘉上:林超贤他就是现场最笨的。他是副导演,助手嘛,我就看他的反应,发现他被人骂完以后不会丧气,回头就会拼命的干,我说这个人可以带。每次给他一个什么事情让他去干,他都一定做好回来,完成任务。这个人我愿意带,不是因为想到他有现在的才,而是你看见培养出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我就会觉得要是你熬我愿意陪着你熬,每个人都不一样,看吧。

当然所谓师徒都是缘份,你碰上了,然后大家觉得合就合,有一些人说陈嘉上我找你当我师傅,然后跟他聊了一下就觉得没有用,因为我说的你听不进去,那何必呢?

林超贤在《飞虎雄心》中是陈嘉上的副导演
他当时的目标是“成为业界最好的副导演”

界面:其实我想知道,内地(大陆)、香港和台湾的青年导演他们的困惑是一样的吗?

陈嘉上:不一样。大陆的导演其实机会很多,一般他们碰上的问题是否挑某一个题材,他们是事业上的选择多于创作上。好多人是好的导演,一下去就被人抢走,所以我为什么感叹是人才被钱淹死的。有一些很好的年轻人,你觉得他在创作上有机会,可是钱又吸引他了,他去干其他的了。

香港这一群家伙很愿意熬的,他们很愿意继续当副导演,然后自己搞剧本,慢慢等机会。他们不会说必须要上一个电影,就是比较安分地在行业里头,因为觉得在行业里了我等不怕。

界面:我听朋友说一般一个50岁的导演才算是正常年龄的合格电影导演。

陈嘉上:太老了(大笑),我是26岁拍我第一部戏,其实是蛮好的,因为那个时候你什么都敢想。现在我们的弱点是不够大胆,太谨慎了。我爱跟年轻导演、年轻创作人聊,就觉得他们什么都敢想。

界面:最近一个让您觉得稀奇古怪的想法是什么?   

陈嘉上:他们有的时候爱的东西就跟我不一样。年轻的创作人写爱情、写各种感情的时候就跟我非常不一样,有一些人就说,导演,没有你说的这么完美,你太善良了。我说好,你们来弄,你们看怎么想,我觉得这个是好事。

界面:有人说您是商业上把握得非常好的导演,这方面的经验是什么?

陈嘉上:我其实就是不赔本。我所有赚大钱都是意外的,我只是拼命不赔本。所谓不赔本就是说找到起码的观众,你的作品必须让观众买单。我已经说过不少次了,我们跟观众的关系是我跟老板借钱拍戏请观众替我还,如果找不到足够的观众还给老板,我就输了。我必须向观众负责。所谓的商业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 [编辑:依依影视网]